【演出信息】
当前位置:演出信息 > 陆月雅韵厅堂 演出预告

陆月雅韵厅堂 演出预告

发布日期:2019-5-25 

6月份厅堂

6月1日
导赏:严亚芬 

《偷诗》 
潘必正—吴嘉俊   陈妙常—胡春燕

剧情简介:下第书生潘必正,寄居于姑母主持的女贞观中,爱慕青年道姑陈妙常,但却不知妙常心意如何。一次妙常填词一首,透露真情,被潘得知,以词面责,妙常无可辩解,逐订终身之约。

《思凡》 
色空—杨美

剧情简介:年青尼姑色空自幼多病,被父母送入空门,她不堪禅灯一盏伴奴眠的寂寞,希望过那人间幸福的夫妻相爱的生活,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,趁着师父师兄都不在寺的机会,终于扯破袈裟逃下山来。

《弹词》 
李龟年—徐昀    李暮—吴嘉俊
听客:吴佳辉 束良 徐佳雯  章祺

剧情简介:安禄山乱起,人民流离失所,宫廷供奉李龟年,流落江南卖唱为生。在鹜峰寺大会上,老伶工慨叹国家兴衰,把唐明皇爱贵妃失政致乱的经过,唱得声泪俱下,深深感动了听众。

 

6月8日
导赏:方建国

《酒楼》  
郭子仪—徐昀     酒保—徐栋寅

剧情简介:唐代中兴名将郭子仪,早年未得官职,独饮长安市中,见壁上题诗,语意未明,疑是谶言。正值众官员去向外戚杨国忠等庆贺新第落成,宠臣安禄山封王下朝,俱从酒楼经过,郭子仪目击其煊赫之状,痛感朝政荒弛,将召祸乱,因而慷慨悲歌,誓以此身为国家效力。

《夜奔》  
林冲—殷立人

剧情简介:林冲在知道高朋要加害他的计策之后,杀死了陆谦、傅安二人。在柴进的指点下,连夜奔往梁山泊。一路官兵追杀,林冲又想到老母娇妻,自己落得如此地步,不禁黯然神伤。


《痴梦》  
崔氏—杨美       衙婆— 施黎霞
院公—章祺       张木匠—徐栋寅
二报子 — 殷立人 、吴嘉俊   二皂隶 — 刘秀峰、管海

剧情简介:朱买臣之妻催氏,自嫌夫贫改嫁之后,又遭后夫虐待,自惭形秽,度日如年。一日,闻朱买臣得升高官,悔恨不已,不觉在昏睡中梦见朱买臣派人送来凤冠霞披,方自欣悦,忽后夫持斧赶来把梦惊醒,只见残灯依旧,伤感不已。

 

6月15日
导赏:罗贝贝

《活捉》 
张文远—徐栋寅    阎惜娇—徐超

剧情简介:宋江之妾阎婆惜,自被丈夫坐楼刺杀之后,化作一丝鬼魂,寻到情郎张文远居处,双双追念昔日旧情,勾得张文远“动魄飞魂”,“效于飞双双入冥”,到阴司“鸳鸯冢,安然寝”,同做夫妻而去。

《湖楼》 
秦钟—吴嘉俊     时阿大—束良

剧情简介:卖油郎秦钟前往西湖赏花,在酒楼遇时阿大,从时阿大口中,得知花魁娘子的身世背景。秦钟決定用一年時间积蓄银子,以见花魁娘子一面。

《寄子》 
伍子胥—章祺     伍子—周晓玥
鲍牧—徐昀       家院—戈亚军

剧情简介:战国时,吴王夫差将欲劳师远征齐国。相国伍员料想拼死谏阻,势必触怒吴王,遭致灭族之祸,乃乘出使齐国之际,携子同往,将他寄于好友鲍牧处留养。伍子初尚不知,途中伍员始以实情相告,伍子闻悉悲恸不已,不肯留齐,以致昏厥,伍员忍痛离去。

 

6月22日
导赏:严亚芬

《下山》  
本无—束良      色空—王安安

(照片仅供参考,演出以当天为准)

剧情简介:小尼姑色空和小和尚本无,由于厌倦寺院的清苦生活,乘师傅不在家,便逃下山去,在途中相遇,得知对方都是逃下山来的,两人互吐心意后,顿生爱慕之情,于是双双下山过上了美满的生活。

《幽媾》 
柳梦梅—唐晓成      杜丽娘—李洁蕊

剧情简介:丽娘魂化成一美丽女子,夜会柳生,称自己是西邻之女,两情相悦,夜夜欢会。他俩的嘻笑之声,引起了石道姑的怀疑。

《相约讨钗》 
芸香—周晓玥     皇甫母—施黎霞

剧情简介:史碧桃因父嫌贫爱富、欲图赖婚,暗中派侍女芸香去至未婚夫皇甫吟家,约在中秋之夜到后花园赠其钗钏银两,以便迎娶。适逢皇甫吟不在家中,芸香就对他母亲说了。皇甫吟得知后正在犹豫之际,被他的同学韩时忠约去讲书,在讲书中透露真情,不料韩时忠冒名潜入后花园,骗取了钱财物品。后来史女不见皇甫吟来迎娶,又叫芸香去询问究竟,与吟母争吵一场。

 

6月29日
导赏:方建国

《讲书》 
皇甫吟—吴嘉俊      韩时忠—徐栋寅

剧情简介:皇甫吟在母亲告以碧桃相约之事后,又去好友韩时忠家讲书。韩时忠发现他有些走神,似有什么心事,便再三追问。皇甫吟经不住其再三追问,竟把史父悔婚、碧桃相约之事全部说出。韩时忠听后顿起歹念,竭力劝阻皇甫吟前去赴约,说要提防史直设下圈套,暗害于他。皇甫吟听他说得很有道理,竟信以为真,取消了前去赴约的打算。而韩时忠却假冒皇甫吟入园赴约。

《琴挑》 
潘必正—唐晓成      陈妙常—李洁蕊

剧情简介:下第书生潘必正,寄居于姑母女贞观中,爱慕青年道姑陈妙常,试以琴曲,倾吐心声,妙常慑于教规,以琴曲拒之。

《开眼上路》
 钱流行—罗贝贝   姚氏—束良   李成—章祺

剧情简介:李成回到温州,向钱流行禀告十朋因不从招赘而被调潮阳一事,并转达了王十朋的口信,要钱流行夫妇同到任所,共享荣华。因时下天寒地冻,钱流行决定待到明年春天暖和时再动身去十朋任所。第二年春天,钱流行夫妇离家上路,去十朋任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