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老昆曲的青春之歌

——周友良——

     2003年,经过大约一年的准备,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和台湾、香港两岸三地正式起动打造青春版《牡丹亭》,我有幸地参加了这个戏的音乐工作,担任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音乐总监,负责唱腔整理改编、音乐设计工作。《牡丹亭》是经典名剧,国内很多昆剧院团都有不同的演出版本,有一本、两本的,也有三本、六本的,有的版本在国内外已经很有影响了。在这个前提下,青春版的《牡丹亭》音乐应该如何写?如何做到既保持昆曲应有的风貌,又有别于其它版本的鲜明个性,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    昆曲的唱腔一直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,昆曲唱腔是属曲牌体音乐,它有规范的格律。戏曲艺术的内容与形式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,它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纵观昆曲声腔的发展历史,再从昆山腔到魏良辅的“水磨调”这个形式的突破,本身就是说明了这个规律。而舞台演出与曲家拍曲清唱有很大的不同,导演和演员有时考虑到戏的需要会对搞音乐的同志提出曲调上、节奏上的要求,唱腔不可能一点不变动的。实际上每个版本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变动。
    《牡丹亭》各种版本的唱腔,大多是以《纳书楹曲谱》为蓝本,变动的程度各不相同。我为整理“青春版”《牡丹亭》上、中、下三本戏唱腔定下一个原则:尽最大可能保持原有南昆特色,以上本为蓝本,使三本风格统一和谐。对于全剧的唱腔,首先把握好整理与改编的尺度,以整理为主,依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方法。第一种情况:经典唱段基本不动。如上本中那些千锤百炼、脍炙人口的唱段。这些唱段以配为主,再在前奏、间奏、尾奏上补充和延伸唱段所表达的情感。第二种情况:中、下本中一些不常演出的、人们不是太熟的唱段,首先尽量把腔润好,润腔的目的一是要把字唱正,二是要把字的感情、形象等丰富的内涵表达出来,再根据具体情况作些局部的改动。以这种方式整理的《旅寄》中的【山坡羊】、《冥誓》中的【太师引】、《婚走》中的【石榴泣】、《移镇》中的【长拍】、《如杭》中的【雁过江】、【小措大】等一些唱腔,在演出时有很好的效果。第三种情况:原有唱腔实在与戏的情节相悖的,如下本《圆驾》中的【南双声子】、【北尾】,依照原有的曲调节奏是很难胜任这大团圆的总结局,就重新编曲,这仅占一小部分比例,但总的风格仍没有走掉。第四种情况:《纳书楹曲谱》原来就没有工尺谱的,如《标目》中【蝶恋花】等,各人各写,每个版本均不相同。青春版把【蝶恋花】作为上、中、下三本的开场曲。而且作为点题的“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。”主题合唱,都再现在中、下本的结束处。
    青春版《牡丹亭》需要大量的配乐和大段的舞蹈音乐。借鉴以往一些院团演出版本中的经验,为了使整场音乐的和谐统一,设计了一些主题音乐。杜丽娘的主题出自【皂罗袍】曲牌,柳梦梅主题出自【山桃红】曲牌。提取原曲牌中最具代表性的旋律来加以发展完善,通过各种不同的变奏手法贯穿上、中、下三本。这些音乐主题还不时地穿插在唱段的前奏、间奏和尾奏中,给人以较深刻的印象。尤其在《惊梦》、《离魂》、《回生》等大段舞蹈音乐中,两个主题交织展开,对渲染氛围、一层层地推动剧情的展开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    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首演是在台湾国家剧院,以往昆曲团去台湾演出,一般都是小乐队。既然这部戏称之为“青春版”,有别于传统的折子专场,又在舞美和舞蹈等方面注入众多的新元素,而且上、中、下三集将演九个小时。一支乐队如果没有浓重与轻淡的层次变化,没有单线条与多线条的交织展开,没有一些乐器音色的变化,那末,再好的唱腔、再好的旋律时间一长也会显得乏味。但由于各方面的条件所限,采用了一个二十个人的乐队编制。
    昆曲伴奏以曲笛为主,但在编配中充分突出了一些特色乐器的作用,不仅在配乐中有高胡、箫与古筝的大段独奏、重奏,编钟、提琴、埙、琵琶、二胡等都有充分发挥的地方。尤其是高胡的运用份量较重,委婉抒情的音乐主题常常以它独奏的形式出现。在整个配器中也运用了一些复调手法,尤其主题音乐常以复调手法融合在唱腔之中,这在以往的昆曲伴奏中是很少见的。在唱腔的配器中,充分考虑到唱腔所表达的情绪,基本以清淡、抒情为主。也有小片段用传统的齐奏的手法。偶尔也有重彩浓墨的,如在《回生》与《圆驾》的结束处,乐队全奏出激动的爱情主题,引出“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。”的主题合唱。
    青春版《牡丹亭》之所以在台湾、香港、苏州、杭州、北京、上海等地公演引起很大的轰动,原因很多。但从我亲历埸面得到的反馈中感受到,《牡丹亭》的音乐在其中起了很大很大的作用。这次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唱腔和音乐总体上保持了南昆的特色,把握了整理与改编的尺度,既保留了传统的精华,又赋于了一定的新意,写作前的音乐创作构思基本上体现在目前的演出版本中。很多人对这个戏总的印象是“年轻”、“好听”。事实证明,在以后的演出中,观众(包括其他昆剧院团的音乐同行)对我们的音乐和乐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场间休息和演出结束时,不时有一批批的观众涌到乐池前,表达他们的敬意,很多学生和年轻的观众说:想不到昆曲这样好听,与他们想像的不一样。这对于昆曲的普及和赢得年轻的观众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。
    戏曲专家叶长海先生在《读书周报》中撰文说道:“此次苏州昆剧院在台北首演青春版《牡丹亭》,把这一场梦打造得如此美好,真堪令人称奇。我看过多种展演,总觉得这一次是最好看的演出,最接近于我心中的《牡丹亭》。这是一支青春之歌,一支充溢着青春活力的生命之歌。这是一首诗,一首优雅而又忧伤的、感人至深的抒情诗。”我谨以他的话作为本文的标题和结束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