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演杨贵妃—要演活人物,而不是演自我

——王芳——

    说起杨贵妃,大家都知道,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,与唐明皇有着一段缠绵悱恻、生离死别、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,正史里着墨不多,倒是诗词、戏曲、小说、民间故事中围绕着它的千古之情,流传至今。
    去年,我有幸参加排演清代洪昇名著全本昆剧《长生殿》饰演杨贵妃,使我有机会更接近、更透彻地了解这个千古传奇女子——杨贵妃的方方面面。
环肥燕瘦,大家都知,可我不胖却要演肥环。我想每个戏曲演员在他的艺术生涯中会演绎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,应追求神似而不是形似,要从人物神韵着手给人物注入生命尤为重要,也就是人们所说的“某某演活了谁谁谁” 。洪昇笔下的贵妃更应注重表演情感的丰腴。在小时候,听“传字辈”老师说“昆剧表演最高境界是然”。可总不能理解,随着年龄的增长及艺术的积累,才知其中之意,就是你所表演的一切戏曲的程式,只是一种手段,为表现人物所用,有情出形、有情带形,发乎于情,减少演的成分、本色自然流露,达到情与形的完美结合,塑造一个有血有肉剧中所需之人物形象。
    每个演员在他成长的道路上会经历三个阶段,就像写字一样。首先是“描红”。那时绝不能有出格之处,必须尽力达到老师所教的手、眼、身、发、步一致,这是打基础,不需内心只靠外形相象来表演,慢慢成长后开始学戏演戏,就进入了“临摹”阶段,这个过程每人长短不一,需要自身各方面努力,包括文化素质的提高和知识的积累,最终如能达到“出贴”,也就是呈现自己的表演风格和特色,那才是个好演员,一个真正的表演艺术家。
小时候也学过演过《长生殿》中的折子,但都趋于摹仿阶段,很多时候对戏的不理解,也不知人物的贯串。所以此次排演要超越以往单纯的临摹阶段,上升到新的层次。首先熟读剧本,了解人物,抓住神韵,如何来把握好洪昇笔下的“娇、慧、妒”,温柔艳丽、娇媚聪慧过人,使“六宫粉黛无颜色”,而集“三千宠爱于一身”的贵妃演绎出来。在“絮阁”这折中,首先把握醋意,在运用昆剧本身载歌载舞的形式上,加入对人物内心的体验,对明皇很多地方用斜睨的眼神看。语言上加重鼻音,来表现她的不信任及嫉妒之心,这能体现出贵妃对明皇爱之深切,使她更具人性化。因为唐明皇的心虚及对她的宠爱,使得贵妃在此的表演更加霸气。还用国家大事、朝政的重要来说明自己是个深明大义之人,(聪明之处)所以说的要真切。明皇听后非但难以发怒、翻脸,而且不得不勉强视朝。贵妃态度似乎很强硬,实际上,此时内心忧心忡忡。不知等待的是祸还是福。所以在高力士指出“如今满朝臣宰,谁没个大妻小妾”。顿时气沮,对明皇施出“含娇带嗔”的功夫,当窥见明皇的笑脸,又以退为进,取出钗盒假装交还,在这一连串的表演之中还不能忘了表现出贵妃的战战兢兢。这才更符合贵妃的人物。下场前三次“嗳、是”的反复,尺度把握尤其重要,既要表现贵妃对这次事件的不满,又不得不听从皇帝的召唤,但又不情愿就此罢休,更想要明皇知道她的爱之深、情之真。此处表演内心独白要正确、要丰富,才能有层次感,才能让观众在这“二字”中感受到贵妃此时的心情,才能令观众与明皇都怜爱此时的贵妃。下场时的背对明皇那一笑,也是在排演中反复推敲、琢磨,才能形成这最后的形象。也是从人物出发,即是一种小小的胜利(得意之笑),又是经过一夜之后的争斗,(破涕为笑)但又不能让观众感到人物的狡猾而不可爱,要表现出作为女性对正常的爱情和夫妻生活的向往与追求,也是贵妃“娇、慧、妒”的充分展示。
    《长生殿》中杨贵妃最难演的是三折鬼戏,此戏“传字辈”老先生就没演过,更别说我们了,而且又不同于以前所学的“阎婆惜、李慧娘”等,她们是怨鬼,带着复仇的心理。而杨贵妃的鬼魂应是美丽的、善良的,带着对明皇深深的爱的。首先我从声音上变化,借鉴京剧程派的发音,多用脑鼻音,使人听来声音低沉、遥远、空灵、飘惚之感,此时的表情不易太大,特别是嘴形,处处要体现出鬼魂与生前之别。但这三折如何区别,不让观众感到重复类同,故我又从理解剧本赋予人物的内涵着手。“冥追”中在不离开昆剧本体表演上突出了一个“追”字,利用戏曲程式小步园场追上明皇的车舆,与明皇想见而其却茫然无知时,运用水袖及突然转身。来表现人鬼相隔之痛。在“情悔”中,尽量减少身段,用唱来表现贵妃的追悔之情。“尸解”一折着重突出成鬼之久,明白不能再与明皇想见,只得回宫看景生情,回忆美好的一切。多用眼神的变化来表现,如梦中般游荡。直到感动织女使其尸体上升成仙。我运用桌后的慢慢升起,眼睛微睁,等人彻底到达台上,突然睁开双眼,在静场中,双手摸脸、抱臂、快速转身来表现贵妃已不是鬼而是仙的变化。
    舞台表演很大程度上是靠变化,如节奏的快慢、表演的张弛、声音的大小、呼吸的轻重,根据剧情所需,使用贴切,观众定能感受到剧情的变化及进程。如在“埋玉”中,当听到“不杀贵妃,死不护驾”时的“啊呀”声音用“刺杀旦”的发音,与前面截然不同的音质。来表示吃惊程度。在“重圆”中,贵妃与明皇在天上相间时的停顿,时间很长,在这之前节奏要快,再停顿才能有效,这时演员的内心读白需要很充分,很正确,才能表现出两人经过这么多年,那么多磨难的相思之痛,相见不易,相爱不变的爱的永恒之情。
演员排练及演出的过程也是享受的过程,很多时候会因某一细小部分,如地位、姿态、身段、眼神、手指、声音等的反复运用,排练、琢磨、对镜练习。当找到一个合乎此情此景人物所需之态时,满足与兴奋之感溢于言表。戏曲的程式固然重要,但塑造人物更为重要。忘了自己演活人物,让观众通过观看后,在回味中在脑际中留下的是洪昇笔下的杨贵妃,而不是王芳演的杨贵妃,那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和满足了。

首页